楹正

万物都有裂缝,那是光进来的地方

白砂糖彩蛋

很喜欢你抱着我的感觉啊~是满怀的温暖。
就像昨天你把我揽进怀里,整个人感受到的全都是你,不想放开。
我有一点拥抱依赖症啊。。。和不熟的人特别不喜欢肢体接触,恨不得坐位置都隔开两个位的那种。
但是对于熟悉的人,尤其是喜欢的人,会接触不够啊,整个人都想缠上去(反差萌是不是很可爱)
不管是你揉我头发、捏我脸,还是把我抱进怀里。
都很喜欢啊,喜欢的不想放开,想一直待在你身边0.1米处。
看到过一句话觉得很贴切,放在下面好啦~

“当你想和一个人共度余生的时候,你巴不得余生从下一秒就开始”

随心所欲的小甜甜甜饼~

灵感:世间皆苦,而你是草莓味的
【那我就不客气的切入主题啦】

Little Sweet Kiss
其实,你比草莓要甜的多啊(ฅ>ω<*ฅ)
——题记
是有多喜欢你呢?就是只看着你就很开心啊。
更何况是像现在这样,你就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。近到可以感受到你的气息,可以一偏头就看见你的眉眼。你的眼睛很亮,像拂晓的星。
不到一个月就是你生日了,有点纠结要送你什么(选择困难。。。),抱着试试看的心情问你,不同于以前说“emm。。不知道”(嗯其实说不知道的时候也很可爱啊~),你俯身轻轻刮了下我的鼻子:

“要这个”

一瞬间喜欢到想整个人扑到你怀里。
呜呜呜,你是什么时候变得越来越可爱的呢?
这次轮到我不知道了。
刚过正午的室外闷热的让人都变成了小笼蒸包,即使太阳仍高悬天中,从学校门口到车站的一段路也显得格外的短。
默默向前走着,刚刚浅尝辄止的感觉还停留在唇上。轻轻舔舔,有点甜。午后的街道上没什么行人,看着眼睛里全是担忧的你,有些后悔当时自己的任性。
你有一个小特点,在做某些事情之前会加预告的那种/捂脸.jpg,就比如现在的突然靠近。“哎不可以呢,后面有人啊。。。”眼角好像瞥过什么,杯弓蛇影。
“没有人啊”没有人吗?我刚刚好像还看见。。回头看的那一刹那,被你准确地亲住,柔软的舌尖交缠着划过齿根,触动了心底一颤。
唔。。。那就当没有人好了,反正我不会睁开眼。不知道什么时候腰间被环住,搂着整个人压向你。

今天的阳光真好啊,闭着眼睛也有光圈呢。

一晌,贪欢

(我也不知道这个词什么意思,我只是一条分割线)

好不巧啊,刚到车站就有你要坐的18路,前面好像没有带k,路上估计要很热了。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已经心口不一地催你上车。“不可以亲了。。。反正过两天又可以见到。。。”其实一点都不对,没有你一天都过不下去。
公交车开动了,慌乱中举起手机想拍下你却发现忘了开相机(。•́__ก̀。)车子开的怎么这么快,一眨眼就过了路口。
我没有追上,因为不能让你下车。
可是下一次,一定不会让你离开
因为你,是我最爱的小傻瓜。

盗笔同人,黑花,小玻璃渣第二发

咳咳,短小但不精悍的第二发来了~with紧急刹车/捂脸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像你的眼睛,和拂晓的星


紫檀桌上,一堆描凤红烛曳曳地燃着,明黄色的烛光落在解语花月白瓷般的脸上,忽明忽暗。眼神渐渐垂下,细密的眼睫掩出一道阴影。
“真不值得,瞎子。”
“鎏金双龙点翠条,给你做嫁妆,值得。”
如果不是因为自己,各大盘口堂主根本不会树黑瞎子为敌,也不会提出让瞎子亲自跟他们下斗的混账条件。
解雨臣猛地转身立起,带起一阵清风。熄灭了烛光。他缓缓伸出右手,水葱似的纤指抚上黑瞎子的肩、颈、颊,定格在那副墨镜上。
“摘了吧。”
嗓音不知何时变得沙哑,解雨臣未等回应便摘了下来。
一双异瞳。
左眼是浓到化不开的墨黑,右眼却是浅凉如水的冰蓝。天色渐暗,丝缕月光跃过窗棂,凝在那只蓝眸中。揉碎了万千星辰。
“花儿,你是第一个。”
细细描摹着轮廓,解语花眨眨眼,把头埋进黑瞎子的大衣中,声音闷闷的。
“活着回来,我什么都不要,我要你活着回来。”
“好,一定。”
TBC.

咳咳,庆贺终于写出题目来了。。。下一篇开始踩玻璃,小可爱们准备好了吗?

盗笔同人,黑花,一口小小小玻璃渣

first,这里小萌新,写不好打人不打脸。second,写这个梗都怪她略略略@岚某人 third,没话说了看文吧。

像你的眼睛,和拂晓的星

长沙盘口的黑爷最近迷上了看戏。
且不提日日在家中掐着嗓子唱的一票属下抱头逃窜,但是这个月就去了戏园子十次。今天,三月一日。
偌大的化妆间里,锦衣绣鞋、金簪珠钗,在并不十分明朗的烛光下或明或暗。中央的化妆台前端坐着一袭粉衫,轻叩牙板:“原来姹紫嫣……”正是娇慵醉媚。
身后有掌声响起:“好一出游园!”
皱眉,方才千回百啭的声调顷刻充斥了不满。
“呵,要论惊梦,黑爷可比我厉害多了。”
罪魁祸首笑得毫无歉意:“不敢当不敢当,跟您比还是差远了。”
解语花指尖一转,一支银钗划破空气,钉起下垂的帷幔。钗尾微微震颤,撩起的部分却足以露出那身黑衣。假若忽略这头大尾巴狼的话,银簪配红绫像水银滑过鲜血,到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行了,第十一次。
“瞎子,这个斗别倒了。”解语花仍未回头,只望着铜镜中朦胧的人影。黑瞎子伸手揽住眼前人:

“花儿,最后一次。相信我。”

TBC.
(手速不够打不完了分期付款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