楹正

你好

盗笔同人,黑花,小玻璃渣第二发

咳咳,短小但不精悍的第二发来了~with紧急刹车/捂脸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像你的眼睛,和拂晓的星


紫檀桌上,一堆描凤红烛曳曳地燃着,明黄色的烛光落在解语花月白瓷般的脸上,忽明忽暗。眼神渐渐垂下,细密的眼睫掩出一道阴影。
“真不值得,瞎子。”
“鎏金双龙点翠条,给你做嫁妆,值得。”
如果不是因为自己,各大盘口堂主根本不会树黑瞎子为敌,也不会提出让瞎子亲自跟他们下斗的混账条件。
解雨臣猛地转身立起,带起一阵清风。熄灭了烛光。他缓缓伸出右手,水葱似的纤指抚上黑瞎子的肩、颈、颊,定格在那副墨镜上。
“摘了吧。”
嗓音不知何时变得沙哑,解雨臣未等回应便摘了下来。
一双异瞳。
左眼是浓到化不开的墨黑,右眼却是浅凉如水的冰蓝。天色渐暗,丝缕月光跃过窗棂,凝在那只蓝眸中。揉碎了万千星辰。
“花儿,你是第一个。”
细细描摹着轮廓,解语花眨眨眼,把头埋进黑瞎子的大衣中,声音闷闷的。
“活着回来,我什么都不要,我要你活着回来。”
“好,一定。”
TBC.

咳咳,庆贺终于写出题目来了。。。下一篇开始踩玻璃,小可爱们准备好了吗?

盗笔同人,黑花,一口小小小玻璃渣

first,这里小萌新,写不好打人不打脸。second,写这个梗都怪她略略略@岚某人 third,没话说了看文吧。

像你的眼睛,和拂晓的星

长沙盘口的黑爷最近迷上了看戏。
且不提日日在家中掐着嗓子唱的一票属下抱头逃窜,但是这个月就去了戏园子十次。今天,三月一日。
偌大的化妆间里,锦衣绣鞋、金簪珠钗,在并不十分明朗的烛光下或明或暗。中央的化妆台前端坐着一袭粉衫,轻叩牙板:“原来姹紫嫣……”正是娇慵醉媚。
身后有掌声响起:“好一出游园!”
皱眉,方才千回百啭的声调顷刻充斥了不满。
“呵,要论惊梦,黑爷可比我厉害多了。”
罪魁祸首笑得毫无歉意:“不敢当不敢当,跟您比还是差远了。”
解语花指尖一转,一支银钗划破空气,钉起下垂的帷幔。钗尾微微震颤,撩起的部分却足以露出那身黑衣。假若忽略这头大尾巴狼的话,银簪配红绫像水银滑过鲜血,到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行了,第十一次。
“瞎子,这个斗别倒了。”解语花仍未回头,只望着铜镜中朦胧的人影。黑瞎子伸手揽住眼前人:

“花儿,最后一次。相信我。”

TBC.
(手速不够打不完了分期付款吧)